蝦子青

我们年级有个帅得没天理的外教
一米九+的海拔
眉清目秀如埃兰
笑容阳光温暖如金花
凝思时仙气如牙口
讲课气场强大如瑟爹


而且他还打排球
扣球都不带跳的
结果打了一会头发散下来,

然后

然后

然后

被迷妹们强势围观啦,
队友:打什么球呀,看外教去
然后拖着我冲向隔壁场😂😂
无比后悔当时没带手机
那个及腰金发嘞

乱七八糟的小段子

【泉花】   

    格洛芬德尔重生之后果断剪成了短发,发现意外的清爽帅气,如果当年剪了头发的话大概就不会被当成女孩子了,他望着泉水中的倒影如是想。
    但是刚剪过的头发总是蹭蹭蹭地疯长,面对两个月一次的剪头频率,两年后格洛芬德尔还是选择蓄起长发。
    不习惯,依旧不习惯,不就重生了一次而已,怎么好像已经忘记了该如何生活?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身边少了一个人,一个不厌其烦给他编头发的人。


【银盖】   
 
    盖拉德丽尔小时候从未把头发留长,Nerwen嘛,男子气的少女,天天跟着一众哥哥们野,牙口说你全艾尔达最美的金发不留着可惜了啊,盖拉戳着大哥的脸说恭维无效~( ̄▽ ̄~)~
    当精们惊异的发现三家任性傲娇的小公主开始留起长发的同时,总能在以盖拉为圆心,三十米为半径的范围内捕获一棵呆萌的银树。


【梅熊】

    “最初梅斯罗斯的译意为“金属光泽”,后来更改为“形状优良之铜”(maed=形状优良,ros=铜)”

等到我成了红色的粉末
等到蓝色晶莹的泪一滴滴流尽
徒剩绿色的空壳
依然守望远方

ps:前两个只是出于自己剪短头发的怨念(整个人气质变得十分,软萌??!!可能我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最后一个只是,嗯,把铜研磨成粉末,对硫酸铜溶液进行奇怪的操作,以及把铜扔在有水和二氧化碳的地方让它生锈变成碱式碳酸铜而已,,而已,,而已(信吗?)某化学教材上看到的

天天P图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我可能是中毒了
😂😂😂

突然发现黑白的也好看
虐的气息扑面而来
😏😏😏
泉花真好














干脆下次直接画黑白,还可以省点颜料😏😏😏

画完就发吧,懒得等到虐狗节了
尼玛虐狗节还考试呢。。。
临摹 @七名之城 的泉花本封面
well。。其实我并没有买本子,主要是入坑太晚了(눈_눈),照着手机上的图画的
光影废,上色毁线稿系列
从n个月前开始画。。。😂手速感人
泉花大法好啊😁😁使劲发狗粮,诶嘿嘿😁

说好消失结果又被炸出来

某初中同学写的,帮扩

请不必为我合上双眼

 

  请不必为我合上双眼
  我亲爱的战友
  我将睁着失焦的眼睛
  注视这白城

  直到最后一寸土地被暗影覆盖

  最后一座塔楼轰然倒下

  直到走在最末尾的幸存者投来匆匆一瞥

  如血的残阳沉入地平线,死寂的夜降临


  请不必为我合上双眼
  我亲爱的战友
  我将睁着失焦的眼睛
  注视这白城

  直到一轮红日再度升起,而曾经的家园里听不见往日的热闹

  直到风暴般到来的黑暗如潮水般退去,留下城墙斑驳,尸骨遍野

  直到贝尔兰大陆全境沉没,一切的一切长眠海底

  直到我的身躯化作糜粉,随波而逝


  啊,白城,白城
  水乐之岩,原野之花
  她曾是我栖身的家园
  也将是我埋骨的坟墓

【泉花】小段(dao)子(pian)

L—lie    谎言
    Tell me these are not lies.
    请告诉我这不是谎言

    曼督斯并没有诅咒第二家族的诺多,因为他们并没有残杀亲族。
    白公主雅瑞希尔不曾踏入那片偷走她爱情的黑林子。
    睿智的图茹卡诺听从了众水之神的警告。
    黑暗来临时石居者之王果断下令突围。
    图尔拉住了被炎魔带下喷泉的Ecthelion
    Ecthelion斩断了Glorfindel 被炎魔火鞭卷住的金发

    Please tell me these are not lies


P—paradise  极乐之境
    瑞文戴尔的确不负“仙境”之称,但是,有你的地方,才是paradise


R—ring   指环(星际AU)
    无线电波带来他的声音,“看到土星环了吗?就当那是……我给你的戒指,以星辰之后伊尔碧绿丝的名义起誓,我,Ecthelion,爱Glorfindel,永远……”他哽咽了一下,“对不起……”
    信号中断,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他的飞船义无反顾地冲向巨大的“炎魔”号,而后一片火光闪过,寂静无声。


   ps:不要问我为什么发刀,我要在外地参加数竞培训,两!个!星!期!两周不能打球啊啊啊啊啊!so。。。我要报社(ಡωಡ) 手动滑稽

    你猜我下次发糖还是发刀。。手动滑稽+1

    pps:本来想写A to Z 段子,but这段时间太忙了,要把A到Z凑齐没准儿能磨蹭一年

    ppps:上海的蚊子真tm热情,第一天就给了我一个kiss,,没错,嘴上

用建系这么低俗的方法画画也是没谁了。。。
n次把头身比画崩。。我只能发大招(ಡωಡ)
临摹 @末九 的泉花初遇

夏日之门

夏日之门,一个人过是忌日,大家一起过,才是节日
                           —— 第三纪元的花花

    
 。。。忘了在哪篇文里看到的。。。